© Le Reve
Powered by LOFTER

 @一襟风雪载昆仑 觉得这个好好看!

白砚川:

《第七年的信》

作者:红豆小姨妈

粉嫩小清新~

说来七夕快到了~

Coldwar2 x Helios x New Police Story
一个脑补了阿祖的爹是蔡sir的脑洞
(快打住人家亲儿子在场好吗😂

追日

一个关于亚洲反派势力的脑洞😈

陈瞎子

我老家是江西袁州人,这个地方在《道士下山》里也提过一句,忘记了是说XX功夫的起源还是盛行XX功夫。那时候让我想起小时候我爸跟我说的一些关于我们家那边的武林掌故。



袁州之所以叫袁州,不是因为当地姓袁的人多,而是因为东汉大隐士袁京曾经在这一带隐居并且葬于此山中,后来他隐居的那个山头就叫作袁山,山脚下那条路就叫作高士路。但其实袁山特别小,就是个土丘,站在山脚下是能够清晰看清楚山头最高的那棵大松树,但是大概是附近最出名的一座山。


袁州在改革开放前是很小一座城,一条江两边各有一片城区,其中街上有一家陈氏医馆。当时袁州街上都把跌打医师简称为打师,这个陈氏医馆虽然门脸小,却在街上非常有名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转载自:遠行客

脸盲症福音😈

转载自:遠行客

世界

The_Three_DesignS:

来自捷克的Oleg Beresnev的 Welcome to the World 设计作品满足了大家环游世界的梦想。

My Beauty

宇宙在闪烁(够

转载自:SONG TSE

我是不会承认在魔都逛街时一路都在找Prada橱窗的!不会!

Penny Dreadful OP

Micheal Pitt in Prada Spring-Summer 2012

压迫感太强……

转载自:SONG TSE

#Kill Your Darling

#垮掉的一代

#Obsess

最后一张照片为真实的Lucien Carr, Jack Kerouac, Allen Ginsberg, and William Burroughs

唯有线条与光芒不可抗拒

NG先生·LoFoTo:

寧靜的夜裡,
不知有多少人還在忙碌。

澳門,西灣大橋。

雾霾日记

2014年2月28日 北京 雾霾

雾霾已经持续了十天,今天的指数已经突破700。

街上已经看不见不戴口罩的人了。


2014年3月18日 北京 雾霾

在雾霾持续一个月之后,终于出现了第一批死亡的人。

据称他们死于窒息,但具体死因还得要解剖之后才能弄清楚。

政府只公布了雾霾中含有一定量致癌物,但我知道,远远不止如此。


2014年3月19日 北京 雾霾

昨天夜里,我解剖了北京市第一具因雾霾而死亡的案例。

结果令我大为惊愕,但又好像在意料之中。

案例尸体呈青灰色、干瘪,仿佛死前严重脱水。他的身上有超过三种颜色以上尸...

武侠三十题

你快写起来=w=

竹里馆:

武侠三十题 by @Le Reve 

1.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2. 十步杀一人

3. 青衫磊落险峰行

4. 一舞剑气动四方

5.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6. 问世间,情是何物?

7.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8.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9. 不畏浮云遮望眼

10.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11.人生自古谁无死

12.已惯江湖作浪游,且将恩怨说从头

13.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14.千...

万幻云灯

NG先生:

黑夜所不知的白天。

【双花】《任我行》(12-终)

我想到《桃姐》里的话,改一改可以成为:坏有时,好有时,散有时,聚有时,曲折有时,平淡有时。总之人生如此,能在一起不容易,好好珍惜。

全程感谢晓亮哥,大孙有这个朋友真好。


M导的双花不开花:

四章分,四章和,严格遵守对小迈老师的承诺。

好像有点不耐烦了,就这样结束吧,想不出更好的方式了。能在一起的时候彼此好好珍惜吧。


十二、

张佳乐站在孙哲平新家的窗前,望着窗外。

天气仿佛郁郁寡欢,刮着阴晴不定的风,吹不散北京的阴霾惨淡。

他听见孙哲平从客厅进到卧室,从玻璃倒影见对方停在他背后不远的地方。孙哲平手里提着两瓶矿泉水。

张佳乐转过身说:“不错...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33

在享誉盛名的科林西亚酒店内,历史与艺术气息弥漫。

不过好像被他们忽略了。

路灯照着波光粼粼的泰晤士河,在酒店前蜿蜒而过。

不过他们只会煞风景地问:“张新杰,你现在看到泰晤士河会不会都有心理阴影了?”

张新杰当然不理会这种幼稚的问题。

此刻,张新杰双手交叠,指节架着下巴,就梦境中的某些问题陷入短暂沉思。

过了一会,他转向周泽楷和江波涛说道,“那段往事乍听之下是合情合理,但我对一个人的意识被彻底困在另一个人的大脑中,这种情况能否出现存疑。从医学角度,难以解释。”

江波涛看了眼周泽楷,说道:“我们认为,不管真相多奇怪,只要能完成任务就好。”

“是啊是啊是啊,这一次实在是太刺激了。队长...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32

苏沐秋的墓在一座毫无特色的小山丘上,丘上有一片树林,林中有一棵特别普通不起眼的树。

墓碑就在树下。

叶修蹲在墓碑前,叼着烟。

“他是个天才。如果没有那次意外,他不是被困在这里,我想他可能会成为盗梦行业中成就最高的人之一。”叶修慢吞吞地说,“那一年我们在梦境走得太深,大脑神经受到压迫的信息反馈给了PASIV仪器。我醒来的瞬间由于大脑讯号波动过强,PASIV仪器自主关闭重启,切断了我和这个世界、和苏沐秋的所有联系。”

“当我重新回到梦境,却无法再连接上苏沐秋的大脑,他在现实中就这么一直沉睡下去了。刚开始,我每天都会抽出几个小时,试图通过仪器找出苏沐秋的意识被困在哪,但却一无所获。后来我加入...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31

小径因为屋舍参差不齐而歪歪斜斜,半路上有一栋凸出来的二层小楼。

路上空无一人。

叶修倒拖着千机伞,从尽头一步一步走来。

他完全没有看别的地方,只看那栋突兀的二层小楼。

枪是远程攻击武器,一旦拉开距离居高临下,自然是占尽优势。周泽楷既然走到了这里,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地形优势,他简直连猜都不用猜。

那一栋小楼,因为高出其他房子一截,显得特别鹤立鸡群,特别孤独。不知道是不是周泽楷藏身其中的关系,整栋楼散发出令人心寒的杀气。

叶修想起来他和苏沐秋建造这一带时编造的故事背景:在荒野岭的废屋群中,藏着一位失忆的镖客,他随身携带不菲宝藏,却因为不知道要送往那里,只好长期藏匿在废屋群落中。他身着黑衣...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30

“当我终于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耄耋之年,也似乎早已经被这个世界同化,就连我的图腾也几乎不能用了。我把最后一颗子弹给了叶修,所以他应该已经回到现实,可是我自己为什么没有自杀离开,这段记忆已经模糊。

不知道现实中的我现在什么样了?失去意识的我不会也变成植物人吧,那不就成了我和叶修当初想救的人吗。不知道沐橙和叶修又是什么样子?沐橙长大了一定很漂亮,至于叶修,那家伙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

趁我还有最后一点力气,应该去一趟隔壁罪恶之城的钟塔,从上面跳下来必死无疑。不自杀我或许还能多活一段时间,但是记忆恢复之后,我就连一刻也没办法多呆。

希望我死后,会有人把我埋葬下图中的位置,这是我和叶修构架这个世界...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29

“在梦境中犹如行走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领域,然而只要手中紧握图腾,就不会迷失。”...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28

怪物像潮水般涌过来,大部分都是围着叶修和周泽楷,还有一小部分却是撞向城堡的大门。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杀掉Shade,就连看清楚他的位置都不容易,但是叶修和周泽楷却在一点一点艰难地向前挪动。他们并不想刻意与怪物纠缠,尽量利用地形将怪物们推下悬崖,避免受伤,保存自己的体力。

但即便如此,直到他们手都酸了,身上也多多少少受了些伤,怪物却还是络绎不绝冲出来,数量似乎一点也不减少。

吊桥还没走完一半,门已经被撞松了。

——这样不行。

一个连突戳死面前的怪物,叶修在敌军空隙中看到Shade欠抽的笑脸,他瞄准对方的眉心就插空开了一枪。

可惜,被Shade紧急偏头躲过了,没造成大的伤害,只在他脸上留下一...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27

不知道怪兽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总之像是无休无止,打死了前仆还有后继,纯粹只是浪费自己的体力而已。更让人头疼的事,当他们战斗的时候,Shade还躲在不知道哪个角落放冷枪。

——这混蛋!

“出门,过桥。吊桥窄它们不可能这么包围我们。”叶修一边说道,一边在两只怪兽的夹击缝隙中钻出。他腾身半空,转向城堡的大门,千机伞飞舞着击中一只怪兽向前横冲直撞。

重逾数百斤的怪兽在他的控制下,呈弧线滑出去,不停撞上身后的怪兽,很快就连成一串。千机伞仿佛方向操纵杆,在叶修手中或拨或挑,令怪兽们的运动始终保持在他想要的轨迹上。

当叶修全神贯注做着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无暇顾及身后的攻击了。利用步伐可以勉强躲开没什...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26

“《指南》里说,第一,没有秘密可以在梦境中隐藏,如果你找不到它,只因为你的方法不对。第二,你越想隐藏,就越会暴露,你越想遗忘,就越记得清楚。第三,理性的意识和非理性的潜意识相辅相成,当潜意识感到威胁,防御意识就会相应提高。”

“那个经典的案例怎么说来着,如果我让你不要想大象,你首先会想到的是什么?——大象。两位警官在苏格兰场让叶修不要想起大象,结果叶修果然想起了他原本藏得很好的——大象,苏沐秋。”顶着苏沐秋的脸,Shade坐在台阶上,似笑非笑地说,“我之所以存在,是托了大家的福。”

叶修靠着大殿里的一根石柱点烟,闻言抬头说了句:“你少胡扯,真当自己是苏沐秋了。”

“你能确定我不是?”...

1 /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