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 Reve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13

在叶修使用千机伞、张佳乐使用押枪技巧飞越墙头的时候,通往露台的门终于发出最后“哐——”地一声响,一整块铁板被撞飞出去。豹犬争先恐后地奔跑出来,其中还夹了个人,一名战士,身材高大、轻甲长靴、肩扛重剑。

他的速度比那些豹犬还快,大步疾冲过来。

张佳乐只看了来人一眼,火枪的子弹就不知射偏到哪里去了,身形立刻没稳住摔下去。幸好他这时候已经在墙的另一侧,落在地上也不过打个滚再站起来就是了。

“怎么了?”林敬言问。他看到张佳乐机械地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眼神却是直的,不晓得在想什么。

“啊,没事。”张佳乐回神,跟上已经向前走的队伍。

对他的话林敬言深表怀疑,张佳乐是个完全不懂掩饰自己的人,心事都写在脸上。

“老林。”叶修落地正在林敬言身边,点燃一支烟说,“他没事。”

他与张佳乐差不多同时越过高墙,追过来的重剑战士不仅张佳乐看见了,他也看见了,而且他还知道这个人是谁——孙哲平,外号“狂战士”的孙哲平,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张佳乐的搭档。后来在某次任务中孙哲平强行离开梦境,造成脑颅叶受损,影响到双手机能,他才退出这一行。叶修认得出他,是因为在现实中和这人正好有点私交。

——梦境里这个孙哲平不可能是真的孙哲平,那多半是张佳乐的深层防御意识。没想到因外力引起的梦境坍塌,不仅带来了洪水猛兽,还招出了这么个人。

孙哲平的本领,叶修心里大概有数。因此他并不太担心这个梦境防御者追上来,他只是对张佳乐看似心虚的反应感到奇怪。于是他又问:“老林,张佳乐是不是欠了孙哲平很多钱?”

“孙哲平?不知道啊,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

林敬言话音刚落,前面张佳乐听到了,立刻回头瞪着叶修说:“叶修你闭嘴。”

叶修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背后重物落地的声音。

叶修回头一看,果真是孙哲平。他扛着那看上去得有八九十斤的重剑,也不知道是怎么跳过高墙的,反正显得很轻松,这就健步如飞向大家追来。

叶修甩出千机伞对准冲来的孙哲平,一面射击一面倒着前进,试图阻拦他。可那些子弹打到孙哲平身上就如同打的是钢铁,完全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孙哲平冲过来的速度一点都没因此滞碍。叶修收起枪口令伞尖归位,千机伞以战矛形态冲向孙哲平,一记天击直扎他心口。而孙哲平也不避让,挥起重剑朝叶修砍来,打算声势浩大地把他劈成两半。

——这硬拼卖血的打法,还真像活的老孙。

叶修心想,可惜没用。千机伞的速度应该更快,在重剑落下之前就能把孙哲平扎出一个透心窟窿来。

但是千机伞戳到他心口,顶破数层甲胄,遇到血肉时反而捅不进去。重剑随即劈来,叶修来不及细想,赶忙将伞面张开化作盾牌拦下这一击。饶是这样,叶修仍然被重剑的力道压得胸口沉闷,吐出一口血。趁孙哲平回剑换招的时候,他收伞跳开,顺势拔出伞中剑割向孙哲平的脖子。

千机伞种种武器形态中,以这柄薄如纸的伞中剑最为锋利,可是连它也割不动孙哲平的血肉。

重剑又来了,这次是十字斩,要把叶修切成四块。

叶修根本不硬接,结手印用了个影分身术就直接闪回众人之间,留个虚影在原地任他宰割。

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其他人当然不会忽略。叶修一回来大家就七嘴八舌地问:“你试探了,觉得怎样?”

“打不动啊,刀枪不入。”叶修一手抹去唇边血迹,冲张佳乐说,“孙哲平有这么强吗?!”

坚硬如铁!

无坚不摧!

这就是张佳乐潜意识所具象化的梦境防御者孙哲平。他能具有如此强大的属性,那是因为在张佳乐的认知中,孙哲平就是这样的人。

“心魔啊心魔。”见张佳乐不讲话,叶修自语似的叹息。

“我们所有人一起上呢?”有人提议。

“他不会受伤,看来也不像会累,就算我们能以火力压制他又有什么用。”另一人否定。

“更何况你们还要抓紧时间去抢劫一架飞机。”张佳乐插嘴说道,“你们先走,我来拦截他。我清楚他的招数,他是我的梦境防御者,不会主动攻击我。”

“虽然他不会主动攻击,但如果你让他感觉到威胁,他也一样会反击你的。”大家言下无不担心。

“都别废话了!反正我是梦主,只有我必须留在这一层!”张佳乐手指用力抓着枪,都用力到指节发白了,“我知道,他是防御者,不是孙哲平。”

——所以下手绝不容情。

“队长,把他交给我吧。”他用坚定的语气对韩文清说。

“小心应付。”韩文清只说了这一句。

“好吧,那就交给你了,尽量把时间拖久一点啊。”叶修用完全不抱期待地口吻说。

“混蛋,你就不信我会赢吗!”张佳乐被气得跳脚,但这厮已经直接溜过他身边,向前去了。张佳乐气结,心想你这混蛋好歹也露出点感动的表情啊喂。

最后林敬言上前对他说:“张佳乐,梦境坍塌不是受你情绪影响,是上一层出了事故造成的,孙哲平出现也是始料未及的偶然情况。你也不必觉得内疚,不必觉得你该对这一切负责。”

“……我明白。”张佳乐不知道要做出什么表情,感激还是苦笑。他的性格素来就是心思重、爱瞎想,而老林像是永远都能看透他。

“一切小心。”林敬言说。

“一如既往。”张佳乐以他们霸图队长的经典口头禅回应,握着枪柄的右手敲了敲自己左胸膛。

张佳乐的身后就是飞机跑道,不远处停着一些闲置的战机,附近还有空军士兵、驾驶员、飞机师之类的人走动。梦境产生了怪异的变化,基地里全是不明怪兽、不知哪里来的水也快涨到这顶楼停机坪上来了,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却好像天下太平,这些人该做什么仍然在做着什么。

——真是让人有种浮生如梦,梦如浮生的感觉。

那些梦中的军士们几乎没给这队人马带来困扰,被他们随手打晕丢到一旁去。劫飞机什么的,对这帮人来说只是件小事。

在军士们大叫“什么人——快拦截——”的声音中,一架小型战斗机载着众人滑出跑道,以优雅的弧线姿势起飞。

独自留在停机坪上的张佳乐目送战机载着与他并肩作战的伙伴们远去,心里涌出止不住的伤感。明明除了霸图的队友之外,其他人都只相处了很短暂的时间,可是他偏偏对每个人的离别都相当不舍,甚至包括那个相当讨厌的叶修。

——大概是因为这次任务一路走来,总是徘徊生死边缘,大家一直并肩战斗。

——一定就是这样。

张佳乐为自己的伤感寻找到一个解释。

他闭上眼睛,又睁开。他看着肩扛重剑的狂战士向自己大步冲过来,一模一样坚定不移的脸和神情让他回忆起和孙哲平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也是这样,在梦境中相遇、相杀,繁花似锦,血流成河。

然后他们成了搭档。

顶层广场的风将张佳乐的长发衣襟猎猎掀起,他感觉自己的双手从未像此刻一般稳定,心从未像此刻一般宁静。他抬起手,弹药洒出团团曼妙的光影,仿如诗中写道“乱花渐欲迷人眼”,包裹住狂战士孙哲平的身影。

“孙哲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告诉过我:战斗,这才是男人的浪漫。”张佳乐一枪命中了对方眉心。

 
评论
热度 ( 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