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 Reve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17

“看起来 好像是对的,其实是错的;看起来好像是错的,其实是对的。看起来好像无法反驳,其实自相矛盾。”

“梦境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梦境战斗指南》第七章·第十节


他们换了造型,每个人脸上都多了一副奇怪的眼镜,极细的金属框,没有镜片。

戴上眼镜,他们走进了一家酒吧。

没有舞池,全实木装饰透出浓郁的复古气息,半醉半醒的客人三两成群低声私欲,服务员站在半圆形的吧台后面调酒。也许这个地方被称为“酒馆”更合适,点歌机里传出来威利·纳尔逊的《常在我心》。

当叶修一行人推门而入时,酒馆安静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到之前那种喧嚣的气氛。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往他们这边飘着。

“几位想喝点什么?”酒保问道。

“啤酒。”喻文州轻车熟路走到吧台前,指着身后诸位说,“一人一杯。”

“等一下,把酒换成可乐。”叶修阻止道。

“本店不卖可乐。”

“雪碧。”

“本店不卖碳酸饮料。”

“那来一杯鲜榨橙汁。”

“本店不卖非酒精类饮料。”

酒保把六杯啤酒重重放落在吧台上,发出“哐——”地一声,酒液溅出来不少。 

“叶修你捣什么乱呢,整个酒馆的人都在朝我们这边看,你看韩文清多么豪爽。”随着黄少天喋喋不休的话语,韩文清已经走到吧台前举起第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他喝完还猛地一眼扫向四周,酒馆里顾客的目光因为他的煞气居然收回去不少。

叶修看着那只空杯子,认真严肃地说:“任务中不能喝酒,在梦境里必须保持绝对清醒,否则很容易模糊现实与梦境的界限。”

他说话间,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和江波涛都已经把酒喝了,尤其是江波涛最不动声色,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喝掉的。

“这杯酒是开门砖,如果你不喝,恐怕会有麻烦。”喻文州放下杯子说,“看到吧台边的后门没有,我们从这里出去。”

大家陆续开门走了,风平浪静。

但轮到叶修的时候,他刚要往那个方向走,酒保却忽然拦在他面前,酒馆里的客人也纷纷站起来,这回事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叶修只好回到吧台,把烟头狠狠按熄在台面上,端起啤酒咕嘟咕嘟几口喝掉。酒保和客人看他喝了,也就退回去该干嘛干嘛了。

从酒馆后门出去,并不是街道,而是进入一条望不到尽头的长廊。长廊中也有岔路口,只是从岔路口的每个方向看去,都是一条一模一样的长廊。

“有目的地吗……”走了几个路口,酒力便涌上来,叶修说话变得有点含糊。

“迷宫第二层有个房间,如果顺利我们就可以在那里找到想要的东西。如果不顺利……”喻文州对众人说,“那我们只好走完整个迷宫,进入第五层梦境。”

顿了顿,喻文州又说:“前面有些复杂的地形,大家听我的指示走。”

“嗯……”叶修简直跟没听见一样,晃悠着往前走。

“叶修前辈似乎真的醉得很厉害。”江波涛觉得他分分钟都要摔一跤。

“他不是吧,酒量这么差劲!”黄少天说,“王杰希的资料里讲他连朗姆冰淇淋和酒心巧克力都不吃,居然是真的!”

喻文州笑了笑,“也许我们应该告诉他,只喝一口也是可以的,不用整杯喝掉?”

——不过现在这样也有趣得很,不妨试试他会不会酒后吐真言。

“叶修,来我扶着你。”说着喻文州就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聊聊天?”

“嗯……”

“听说一年多以前所谓你金盆洗手退出这一行,真相是嘉世把你开除了?”

“嗯……”

“但是你还打算复出吧,不然为什么‘千机伞’会出现?”

“嗯……”

“你那个朋友,千机伞的原作者会在你梦境中出现,难道说他……”喻文州试探着。

从前他在一些资料里看过类似的记载,他们被称为“Shade”,是盗梦师们在不稳定情绪下的心理阴影具象化,偶尔会出来捣捣乱。但是随着行业与技术的成熟,进入梦境的安全系数越来越有保障,已经很久没有人见过Shade出现了。而这一回进入梦境,他们竟然两次遇见Shade,尤其叶修的Shade不仅是干扰者还是防御者,他所展现的手段甚至一点也不像潜意识具象化。

——如果说张佳乐的Shade出现情有可原,那么叶修的Shade究竟为什么出现?又为什么想杀叶修?

叶修嘴唇微动,好像要说点什么。喻文州凑近了听,结果依然只听到一个字:“嗯……”

——这反应不怎么对劲。

所以喻文州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提出一个特别经典的问题:“这是几?”

“嗯……”

不知道是他防御意识太强无法突破,还是他当真醉得人事不知。喻文州感觉自己大脑里的神经跳动了两下,有点头疼,他放开了叶修的胳膊。

叶修失去平衡,又晃了几下。韩文清在叶修摔倒在地上之前先一步抓稳了他,把他一只胳膊甩到肩膀上搭住。

“老韩,你真是个好……”黄少天说道。

黄少天话没说完,韩文清就已经一个过肩摔把叶修扔到了地上。面对另外四个人惊讶的眼神,韩文清抄着手冷冷地说:“虽然我昨天才见到他第一面,但是八年前我就想揍他一顿了。”

“……好汉!老韩,你真是位好汉!”黄少天比着大拇指,“大快人心!大快人心!”

事实上韩文清所用的力道是恰到好处的,叶修的脊背虽然疼,却并没有真的受伤。倒是他胃里的酒被这么一摔,大部分都呛出来往喉咙上涌。酒意似乎散去一些,叶修扶着墙缓慢站起身,跟上众人的步伐。

喻文州此时正带着大家拐过某个一模一样的路口,出现在眼前的长廊终于和之前所有不同。左右墙壁与吊顶都跟之前的甬道一模一样,但脚下却没有路。

大家都暂停步伐,唯有叶修走到断口边缘,按住自己的胃,对着黑漆漆不知道有多深的断口开始呕吐。等他用清水漱了漱口再站起来时,酒终于醒了。

“黄金岔口与无尽回廊,看来这里是要用到眼镜了?”叶修打量一圈甬道的结构,已经猜测到这幅迷宫地图的原理。黄金岔口是令人以为自己永远在走回同一个迷宫岔路口的意识误区,而无尽回廊是利用视觉错误将不可能真实出现的道路变为可能。

“不愧是梦境教科书。”

喻文州说着将眼镜一侧的开关打开,出现在他眼前的路赫然变成了蓝色线条组成的全息图像。他拨动开关旁边的滚轮调整视角,原本正面对着自己的甬道慢慢变为从上而下的俯视视角,吊顶上有一根横梁恰巧挡住了甬道中的断口——这是梦境,被挡住的断口,就是没有断口。

在甬道一端有六个被标记的圆点,就是他们六人的头顶。喻文州在这个视角下向没有路的甬道前进,踩着空气轻松通过深渊。另外五个人也用跟他同样的方法,依次过关。

如此又走了很长一段路,通过许多黄金岔口和道路断面。江波涛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地形,说道:“叶修前辈,你的千机伞也可以应对这种地形,用螺旋翼飞过去。千机伞的用途不仅局限于战斗,所以才说它在梦境中是全能的。”

“理论上是这样,就好像理论上小周也可以用押枪技巧飞过这些没有路的地方,但是如果遇到Z字拐角或者回形拐角呢?如果断口太长子弹不够了呢?”叶修拍了拍千机伞说,“它还处在试验阶段,动力续航是它最大的问题,我还没找到解决方案。非理论情况下,喻文州目前的办法才是应对无尽回廊最好的办法。”

“前辈就这么把千机伞的弱点告诉我?我可是嘉世找来刺探情报的。”江波涛说道。

“呵呵。”叶修叼起一根烟,含糊地说道,“战斗指南第二章第一节是什么来着?”

走廊尽头终于出现一扇门。

他们推开门,里面传来威利·纳尔逊《常在我心》的悠扬歌声。这是一间复古的小酒馆,有个半圆形吧台,酒保和客人的眼光都朝他们看来。

叶修恨恨地走到吧台前,端起酒杯说:“设计这个迷宫的人简直丧心病狂!”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