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 Reve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19

外面的景象足以让人骇然变色,模型全毁、房间半塌、安全门飞出去五米远、那棵原本就普通无奇的书被炸烂了之后依然是平淡无奇的“尸骸”,就连保险柜外壳也出现了些微变形,触手发烫。

大家陆续从保险柜里出来,都心有余悸。

喻文州靠着保险柜休息,等待耳鸣缓解,同时也在审视屋子里这一片狼藉,看还能不能留下什么线索。他看到原本栽着树的花盆也碎得七零八落,变成焦土的泥土撒了一地,其中隐约埋着点东西。

他走过去将土踢散,弯腰拾起几张边缘被烧焦卷起来的照片。

那几张泛黄的照片上都是差不多的场景,连起来看就像连环画一样——左边青年在抽烟,第一张是侧着脸,后面几张连着看像是中间的青年完成了把左边青年的头扳过来对着镜头这一动作。在他们右边是个双马尾少女,小小年纪就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

抽烟的青年是叶修,看衣着长相这照片历史恐怕有十年了。

至于那女孩,喻文州虽然没见过倒也猜得到,业内相传嘉世公司有一位大美人,是叶修的最佳搭档,没准还是叶修的女朋友。她的名字叫作苏沐橙。

此刻叶修正在废墟中抽烟,烟雾缭绕背后他似乎在出神。

喻文州把照片递给叶修,说:“我来讲个故事你听听?”

“什么故事,队长我也要听。”黄少天立刻凑过来。他当然知道喻文州不是闲得无聊,一定是推测出了一些事情。

另外三人虽然没动,但也都留心着。

叶修拿了其中一张放进上衣口袋,把剩下的还给喻文州。

“大约在十年以前,有一对志同道合的年轻人,他们立志于梦境研究。最开始两个人在一起设计出很多梦境蓝图框架,也一块在梦境里做出了很多尝试。可是,两个人的心中却不像表面上那样认可对方,也许是长时间性格上的小冲突积少成多,也许是在一次重大挑战中爆发了偶然情况,甚至有可能是为了某种利益,其中一个人杀死了另一个。”

叶修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杀人者多半是失手,所以他很内疚,内疚到常常梦到被杀者出现在自己的梦里。他有过杀人偿命的念头,希望被杀者把自己杀了报仇。这层念头在他潜意识中摆脱不掉,所以被杀的人最终成了杀人者的梦魇——Shade。”

喻文州说到这,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他们看着叶修,叶修却看着喻文州。

“被杀者有个妹妹。”喻文州晃了晃照片继续说,“他们实在长得太像了,一点也不难联想到。杀人者出于内疚心理,把被杀者的妹妹带在身边教导,将她也培养成优秀的盗梦者,进入了我们这一行。十年前妹妹还小,也许她并不清楚哥哥是怎么死的,单纯地接受了杀人者的一面之词。可是如今妹妹长大了,她回想起哥哥的死总觉得疑点重重,而且她发现哥哥的武器无故出现在杀人者手中。她十分想将当年的真相查个清楚,但是她是由杀人者养大的,她所会的一切手段杀人者只会比她更精通。她不敢贸然尝试。于是她找到了魔术师王杰希,希望借由旁人之手来查出真相。”

这是他将目前所知全部线索串起来能得到的最合理推测。

“文州,如果你去做个编剧,拍出来的电视剧一定比楚云秀和苏沐橙喜欢看的那些脑残粉丝剧好多了。”叶修诚实地点头,“你的猜测连我都忍不住要相信了,只是……”

喻文州皱着眉头看他。

“还差一点。”叶修说。

“还差什么?难道说苏沐秋从你手下逃跑了,为了找到他,你就控制了苏沐橙?还是苏沐秋其实留下了一堆超强武器,但是你不知道他藏在哪,所以为了这些你才把苏沐橙养在身边?!那棵树一定是找到武器的重要线索。”黄少天飞快地说道。

江波涛当然是很认真在听着,他是除了叶修外,爆炸前唯一接触到那棵树的人,他记得自己感受到一些碎片信息。如果说叶修的秘密是拼图,喻文州现在已经拼出了一副整图,而他得到的这一块却好像没法加进去。

差在哪里?

叶修也诚实地摇头说:“少天你要是去做编剧,水平就比文州差远了。你这都太狗血了。”

“你知道什么,现在电视剧狗血才有收视率好吗!”

“叶修,你要么就直接说。”韩文清颇不耐烦地发话了,“不想说我们就继续走。”

“老韩你有点耐心啊,”叶修笑了笑,转向喻文州,“你猜中了开头,大概也猜中了结尾……我都不知道原来是她让你们来的吗?”

“王杰希前辈给的资料里写委托人是一位女性,想要知道你的秘密。任何一个盗梦者都知道很多秘密,但那都是委托人的秘密,似乎只有苏沐橙她哥哥的秘密是属于前辈自己的,因此也最有可能。”江波涛回答道。

而喻文州,或者说大家最关心的都是:“还有哪里不对?”

叶修吐出一口烟圈,张开嘴,大家都在等着听他说什么。结果叶修指了指门外说:“刚才爆炸大概三公里以外都被震动了,你们看来了多少敌人。”

只见门外长廊上,黑压压的人头向这边涌过来。

“打?”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的周泽楷问道。他已经取下了双枪。

江波涛反握住短剑。

这边黄少天也拔出了他的蓝色光剑。

韩文清的拳套本就一直戴在手上,他只是松了松五指关节。

但喻文州却说:“不必打。”

他拨动眼镜框的旋钮,面前的房间又变成抽象的三维线条。正圆形房间围绕中心点缓慢旋转180度之后,失去了大门的门框赫然连接上另一条道路。

现在,前方空无一人。

“我们走吧。”喻文州说。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