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 Reve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20

喻文州时走时停,停下来的时候就用眼镜调整一下前方道路,其余人都照着他的方法做。于是前路几乎畅通无阻,就算偶尔遇到几个人,韩文清上去一拳或者黄少天上去一剑直接把人推落无尽回廊的断口中。

但是看到前面这扇门,大家就知道是没法像之前那么轻松逃脱。

这扇门他们已经见过两次了,现在是第三次。打开它,他们就会走进一间酒馆,酒馆里有个半圆形的吧台,有威利·纳尔逊的经典歌曲《常在我心》,还有臭着脸的酒保和暗地里打量他们的客人。不过这一次打开门,那些人恐怕就不仅是臭着脸或者暗自打量他们了。

在压力很大之余,叶修比其他人庆幸的是反正要开打,他终于不用喝酒了。

所以他蹬一脚把门踹开了。

里面情形没让大家失望,酒客们张牙舞爪像他们扑过来。反而是六人一看他们的架势,先放心了一半。这些客人既没变异,也没掏出什么武器,就连挥舞的拳脚都没什么章法。放在叶修他们六位职业人士眼里看来,几乎不构成威胁。

进门之后,六个人就各自寻找对自己有利的地形。

黄少天不知何时已经走位溜到一个沙发座后面,冰雨轻而易举就从侧后方穿入敌人的心脏。但是当他准备抽剑时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以他的手劲一拔之下剑居然纹丝不动。然后他就看敌人的头“咔咔咔咔——”转动到背面,充血的眼镜直瞪着他,吓了他一大跳。

“我靠大白天的你不能这么吓人!滚滚滚滚滚滚!”黄少天飞起一脚踢上敌人的脸,提手用冰雨剑施展拔刀斩——这一招能令宝剑破鞘而出,冰雨在敌人心脏附近绞了一圈,终于脱离对方身体。

黄少天遇到的阻碍其他人当然也发现了。

叶修将千机伞当枪矛一样刺向对方面门,结果居然只刺破了一点皮肤就进不去了。韩文清一脚鹰踏踩上对方头顶,往下施力敌人却纹丝不动,反而双手抱上他小腿。周泽楷的子弹乒乒乓乓响,就像全打在铁板上。江波涛推了一下短剑的剑柄,剑光一阵波动像无形气流笼罩敌人,结果对方只是晃了一下身体。喻文州捆住敌人双手想过肩摔,但对方往回一扯,力气大得反而令他往前冲了几步。

“这是什么鬼玩意,打打打打打……怎么没伤?不是没伤,是不出血。”黄少天手里一边出招,一边拖长音喊招数名:“看我流星破空——落凤回风——”他之前已经刺穿敌人的身体,此刻出招全都落在第一招覆盖的位置上,试图叠加伤害。他出手绝对够快准狠,只是似乎没起到什么效果。

这些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怪物,被砍中刺穿的皮肤会张裂开,但一滴血也没留。而且他们虽然赤手空拳乱打,但是力气极大,偶尔被扫到一下受的伤害可不小。因此,在无法有效制胜的情况下,大家都尽量避免跟他们交手,在酒馆里不停跟他们绕着圈子。

——但是这样不行……我们后面还有追兵,尽快从这离开。

喻文州扫了眼手机上的监视地图,象征敌人的密密麻麻蓝色标记正往这边赶。梦境地图由造梦师人为设计建造,而其中的生物却是地图随机自带的,所以大家也闹不清楚这么多敌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几乎把来时路都挤爆了。

“少天,试试眼睛与关节。”观察片刻后,喻文州说道。

“没问题。”黄少天斜剑上挑,跟着两下逆风刺,戳中敌人双眼。随即他并不转动手腕的方向,直接以剑柄下落,砸中敌人肘弯。

眼珠中被戳出两个洞并没对敌人视力造成什么影响,可见他并非以眼视物。而他的肘关节被剑柄砸中,向后甩了个180度的圈,又回复原状。

“这么奇怪肯定不是人。”黄少天用蓝色光剑对面前的生物进行全方位“观察”。

“是很奇怪,如果能解剖一个来看看就好了。”喻文州说。

“那也不难。”叶修回应道。他刚甩开自己这边胶着的战局,撞到了韩文清的背。叶修偏着头对韩文清说:“老韩,去抓一个来玩玩?”

“抓谁?”

“酒保。”

叶修话音一落,就在原地跳起,借押枪术半空轻巧折身,落到吧台右面。韩文清也不甘其后,脚下步法晃了几晃,闪过一堆敌人到达吧台左面。

十年对手,两人合作默契却好得惊人。韩文清以空手入白刃之术扣住酒保的左臂,叶修的千机伞搭在酒保右臂上,伞身弹出几道钢环将酒保右臂牢牢扣住。两人同时伸出脚将酒保的左右脚踝绊住,伸出手抵在酒保的箭头把他牢牢按在吧台上。

两人抓住酒保的胳膊同时用力向外分。

就听酒保身体内发出机械摩擦转动的“咔、咔、咔”声,他口中也发出奇怪的声音,被捉住的双手皮肉诡异脱落,露出的并不是白骨,而是两门乌黝黝的炮口。

炮口迅速发热。

叶修韩文清对望一眼,用上最大力气拉扯酒保的手臂。

就听一阵不知什么玩意散落的声音,酒保终于被撕扯开变成两半,其中一般因韩文清用力过猛被甩了出去,落在敌人丛中。这下大家都看清楚了敌人的结构,在一层不知真假的薄薄皮肉之下,敌人的骨骼是钢铁元件,经络是电线。

“原来是终结者。”江波涛对着这景象,还有心情打趣。

“T-800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人物。”黄少天和他聊起来,“I’ll be Back!——你看我学得怎么样?”

“哈哈哈挺像的,你还有模仿天赋啊。”江波涛说。

“小周,你觉得呢?”

周泽楷想了想,诚挚地“嗯”了一声。

“少天,电影里怎么处理他们的?”喻文州问,“有没有控制开关之类的东西?”

“电影第一部是把T-800扔进液压机,压成一堆废铁。第二部里伟大的T-800选择自我牺牲,跳进了钢水里把自己融化。”黄少天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解决方案还都挺暴力的。

“我们现场的这些朋友肯定没T-800那么伟大,不能指望他们自我牺牲。”叶修说道,“而且这酒馆里也没有液压机,连榨果汁机都没有。”

“大家身上还有多少炸弹?”喻文州问道。

“队长,你想用炸药炸死他们?电影里炸药对他们没用的。”

“你也说那是电影嘛,不试怎么知道不行。”喻文州笑道,“而且我不是想炸他们,我是想试试用炸弹火药加上整面墙柜里的烈酒,把这间酒馆炸塌。”

喻文州仰起头,用理当如此的口气说,“这么大块天花板一旦砸下来,不知道能不能有液压机的效果。”

“喻文州你真可怕!”叶修立刻掏出身上所有剩余的便携手雷递过去。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