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 Reve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22

韩文清身上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是与生俱来的,每向前踏出一步都仿佛带起一场风暴。即使他身陷险境,面对层层叠叠敌人,他首先想到的方法一定是用双拳劈开一条血路。比如现在,他站在高处,一手掐住追到身边的敌人的脖子,将人当成兵器抡起来横扫,敌人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连锁倒下。

“韩队,往前70米左右是岔口,向前直行即可。”喻文州切换下一个画面,“少天,你注意前面的岔口,往右拐是正确的路,往左拐是回廊的断口,大约4米宽。”

结果黄少天偏偏往左拐,他利用眼镜过了断口之后就停住不动。追在后面的敌人一个接一个冲过来、掉下去,直到人叠人把这个小断口卡死了。黄少天腾起身,踩着他们的头借力一跳,回到断口另一端。他速度极快,只见冰雨的蓝色剑光像游龙一样在密集的敌人间穿梭来去、打打杀杀、推搡挑衅,不一会敌人们就在这个岔口乱成一团麻,相互堵了个水泄不通。而黄少天已往右边路上扬长而去。

周泽楷与黄少天完全相反,他完全不让敌人近身。他基本上是在回廊中倒着走的,有时候为寻找射击角度甚至蹬上两侧墙壁,乱射、踏射、速射交替使用,将敌人压制在一定距离之外。连片火光映衬着周泽楷英俊的身影,就像一场华丽个人表演秀。

“小周,你的距离很安全,进电梯。”

周泽楷所站着的走廊,尽头就在他身后五步,有一扇紧闭的电梯门。周泽楷在乱射中右手荒火一枪击中门边开关,左手碎霜用押枪术精准地将自己送进电梯。

电梯内没有按钮,门关上之后自动运行,周泽楷也不知道电梯要把自己送往哪里。

只有喻文州知道。

但喻文州已经没再看这边,他已经切到叶修的画面。

只有叶修并不在战斗。

他一直在头也不回地向前跑,一只手始终搭在眼镜边缘。

他在岔路口没等待喻文州的提示,而是毫不犹豫选择了一条错的道路,他领着身后那一大帮敌人冲进了一个U形走廊,转两个弯就是走廊的尽头。

虽然眼镜没法查看整幅迷宫地图,但附近区域还是可以显示出来。戴着眼镜的叶修既然知道这是死路一条,他选择这条路用意难道是为了困住自己背水一战?

——当然不是。

喻文州看得很清楚,叶修在第一次拐弯前动了一下眼镜腿。过了拐角,趁敌人还没追到之前,叶修竟然是从墙壁中间穿出去了,而敌人却像茫然无知觉似的继续往死胡同追去。

喻文州所设计的迷宫复杂立体,在这道U型拐角的上空有另一条走廊经过。利用视觉错觉,叶修让自己进入了悬在上空的走廊——恶魔音叉理论,虽然老派但是实用,让喻文州想起第二重迷宫里那些被毁掉的模型。

对方和自己同样是业内推崇的四位造梦大师之一,能利用地形脱困并不稀奇。喻文州有点佩服的是,叶修第一次使用梦境眼镜,在短短数小时内他似乎已经灵活掌握了这件装备。

进入梦境以来,喻文州并没停止观察这个“目标”。这个男人在不修边幅、懒散欠扁的外表下,喻文州看到的却是一个足够警觉、临危不乱、谋定而后动,主动权一定要掌控在自己手里的人。

四两拨千斤。

喻文州忽然就想到这个词。

他犹记得第一层梦境,叶修简直是一进入梦境就察觉到不对,迅速寻求脱身方案,然后很快就在对抗梦境防御者的过程中和大家结成同盟,而大家也就自然而然接受了这个决定。现在回想起来,叶修是在什么时候就计划好这件事的?他什么时候把千机伞植入张佳乐梦境的?

其实除了接受叶修加入队伍,大家当时还有其他选择吗?

——这个局面,究竟是怎么造成的?

“文州前辈,前面似乎又是圆形房间了。”

江波涛的声音将喻文州从短暂的思索中唤醒。

既然叶修暂时没有危险,喻文州索性切出他的画面,观察眼前形势。

敌人追得很近。

“小江,有没有办法稍微拉开点我们和他们的距离?”

江波涛左手在剑柄处拍下,短剑的剑光暴涨一米左右。他右手划出半道圆弧,剑光好像形成一道电流或气流屏障,将喻文州江波涛和敌人分隔在两边。

敌人无法穿透这道屏障,但堆堵在另一端的人数越来越来,江波涛转身拽起喻文州向前跑。

“大概能维持住60秒。”

“够了。”

他们进入了圆形房间,又随便选了一扇门出去。

喻文州停住脚步,江波涛也跟着停下。

“就在这里,试试看一次甩掉吧。”喻文州说,“把他们永远困在房间里。”

江波涛迅速领会到他的用意,“前辈打算让他们打开任何一扇门,走进去都会回到房间来?”

“对,时间紧张,你也来帮忙。”

喻文州心里感慨和聪明人讲话真是省时省力。

临时改变梦境这种事,其他人即使有了梦境眼镜也做不到,不过喻文州是梦主又另当别论。

喻文州将江波涛的眼镜设定到与自己同步,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在他们眼镜前出现了圆形房间以及周边路径的全息三维图像。

每扇门是一个结点,喻文州所要做的就是将门与门用无规则的网状拓扑规律连接起来,并且压缩掉它们之间的空间——这样每扇门打开,敌人走进去会发现,门后还是原来那间房——这种事在真实世界里绝不可能发生,不过这是梦境。

江波涛在喻文州刚开始动手时,就配合他开始了另一项工作——将门设定为坐标可以任意弯曲的非欧空间。

轮回江波涛的名字,喻文州以前听到过,次数不多。

盗梦行业不管怎么说也沾上一个“盗”字,非工作时大家都尽量保持低调,因此他们这些业内赫赫有名的团队彼此其实并不算熟悉。关于轮回,喻文州也好,其他人也好,听得最多的一定是周泽楷的大名——这位若真论起职业来应当算是前哨,不过造梦的技术也相当高超,有不少人认为他如今已是第一盗梦者。

在这次合作中喻文州见识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第一人,他的确是很强,目前所展现的本领的确不在任何人之下,但他同时也低调寡言,不出风头,也看不出他是否具有传说中远超侪辈的实力。若不是周泽楷实在帅得让人无法忽视,他连存在感都会减弱很多。

轮回的另一人江波涛,也是个低调温和得没什么存在感的人物。但与他一路同行合作,喻文州觉得大概由于周泽楷光环太盛,江波涛就成了被忽略的人物。事实上无论是战斗力也好,对梦境设计的理解也好,江波涛也同样优秀。而他的长处更在于别人的心思一动,他仿佛就能洞悉,这对于盗梦行业而言,其实是极大的优势。

与江波涛的相处也令人如沐春风,十分愉快,不自觉卸下防御心理。

——这样的人,还是尽量只做朋友,不做敌人吧。

喻文州想到这里时,梦境迷宫改造,也宣告完成。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