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 Reve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25

狂风摇动树冠,周泽楷和叶修站立不稳,只好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寻找稳定的落脚场所。

夹杂在狂风中的断枝碎叶虽然比不了子弹,刮到身上却也像刀片划过似地疼。叶修挥着合拢的伞挡开一些,再撑开伞在狂风中飘飘荡荡向树下落去。

但他并非真的想落地,等飞马更近一些的时候,他忽然收伞甩枪,对着树下怪兽一通乱射。

借押枪术之力他重新拔身上了半空中,冲到飞马的面前。

飞马扬起前蹄向他踩踏,但是马蹄却穿过了半空中的双手结印的人影。

影分身术。

叶修准确无误地出现在马背上,一手抓住马鬃,然后赶快用千机伞勒住马脖子。飞马过于巨大,他无法像正常骑马一样夹住马腹,只能盘腿坐在马背上。

飞马仰头嘶鸣,在半空中又抖又晃,想把叶修甩下去。

可是叶修简直坐得稳如磐石,千机伞再次变形,牢牢扣在马脖子上,叶修左手拉住千机伞,右手一拳揍在马头上,揍的马脸直像左偏。

飞马发出疼痛的悲鸣,向左偏飞了一些。

叶修又一拳揍在它后脑,令它俯冲往下了一些。

如此反复几次,他在空中摸准控制飞马的技巧,便按着马头直冲到韩文清身边落地,对韩文清说:“上马。”

韩文清扔下正在缠斗的锯齿鳄鱼,拉着叶修的手借力跃上马背。

他们又立即冲到江波涛身侧,叶修按住马头,让飞马一脚踩中地下巨蟒腹部,韩文清则抓住江波涛的双肩将他直接提上马背。怪兽和江波涛简直连状况都还没搞清楚就脱离了战圈。

最后飞马掠过树冠,周泽楷一蹬树枝,在半空中作出漂亮的翻折,稳稳落在马背上。

陡然间一个人变成四个人的重量,飞马再度桀骜不满起来,又是一阵乱抖。韩文清双拳牢牢抓住马鬃,江波涛用短剑插进飞马的背部,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周泽楷。

飞马吃痛,摇晃得更加厉害。

叶修从千机伞中抽出细剑,往飞马双翅下肋骨附近各刺一剑。

他用力很巧,几乎没出什么血,但就是疼痛非常。

飞马猛然收缩翅膀,向地下俯冲,发出哭泣版的悲鸣,地面怪兽一齐仰头嘶吼应合。

但叶修一直钳制住了它的脖子,将它勒得仰头,重新飞上半空。

“这回老实了。”叶修伸手抚了抚洁白的马鬃,伤痕累累的飞马温顺异常,一点也不敢造次。

“小江,城堡在哪个位置?”叶修问。

“西南。”江波涛指了个方向,然后他有点犹豫地问,“前辈,这马是珀伽索斯?”

“嗯,在我年轻的时候造过一次希腊神话博物馆,算是一次尝试作业。结果出了点岔子,进入梦境之后那些魔物怪兽的雕塑全都活了过来,我和苏沐秋差点就没逃出来。”叶修继续抚摸着马鬃,叼上一根烟说,“那次真是个噩梦,没想到还会再遇到。”

“苏沐秋,Shade?”这个问题的答案显然已呼之欲出。

但叶修却否认了。

“Shade就是Shade,它连真正的人都不算,怎么会是苏沐秋。”叶修笑了笑,打火机在他手指间一开一合,时而蹿起火苗,时而却是哑的,“他说和我在Limbo见,但我没死在第四层,恐怕我们在这里还会遇到他一次。”

飞马已经到达目的地,叶修把千机伞握在手里,跳下马,拾阶而上。

他没有回头,却是冲着身后的伙伴说:“其实碰到也没关系,我们赢就行了。”

古堡耸立在森林边缘的断崖上,一座又一座,以铁索吊桥相连接,周围都是深渊。

古堡内就像森林内一样,安静而不太平。

他们穿过一个又一个看似空旷的前厅、中厅、走廊、吊桥,一直走到最后一座古堡前。与其他虚掩着的门不同,这扇门的铜锁是彻底锁死的。锁上锈迹斑斑,看样子总像是锁了十年左右。

“这种锁的样式太旧了,除非有钥匙,不然我也没什么办法。”对各种高科技电子密码锁都能手到擒来的江波涛,此刻遗憾地摇了摇头。

叶修忽然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扔给江波涛,“我家门钥匙,试试这个。”

“……”江波涛默默去开门。

锁卡得很紧,但转了几下居然还真打开了。

“……”江波涛继续无语,顺手把钥匙和锁都还给了叶修。

——真不愧是叶修的秘密。

江波涛伸手推开了厚重的大门。

这间大殿与其他空旷的大殿没有什么不同,只除了有个人百无聊赖地坐在台阶上。他好像很孤独的样子,好像已经被关了很久很久,好像一直在等待有人打开这扇门。

但是在场四个人不久前才见过他,在迷宫中,第四层梦境里。

披着苏沐秋的皮。

“Shade”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四个人说:“你们终于来了。”

叶修叼着烟,走到台阶下,火光一明一暗,已经燃烧到尽头。

他的千机伞一直握在手里,这时候直冲而上,起手就是气势如虹的大招,似乎连多寒暄一句也不情愿,想出其不意将对方捅死再说。

豪——龙——破——军!

一锤定音,纵使千军万马不能当其锋锐。

但就是这样的一招,对面的Shade居然轻飘飘一侧身,就闪过去了。

伞尖堪堪擦着他的脸,劲气都在他面上留下了一道浅红色的印子。但也仅有一道印子。

谁想到叶修已经使老的招数,伞尖竟然轻颤起来。

整个千机伞在叶修劲力的作用下弯成一道弧形,伞尖回偏,继续追着对手不放,如同嗜血的兽牙向他的脖颈动脉啃咬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Shade手腕一翻,已经握了柄火枪在手。

枪口朝上,一枚子弹自下发射,擦着千机伞的伞尖,将之击歪了一点点。

只这一点点,攻击便落了空。

Shade已经退到一边。

叶修也收了伞,回到台阶之下。

这场交锋委实太快太快,叶修的烟蒂仍在顽强燃烧。可这场交锋也委实凶险,一来一往争得都只是毫厘。

“杀人灭口啊叶修。”Shade冷笑。

“我至于么,”叶修把烟扔在地上,一脚踩灭,“试试你而已。”

“那看样子你也不会阻拦我把你的事告诉你这些朋友了?”Shade的目光从叶修,移到了另外三人身上。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