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 Reve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盗梦高手 Chapter 29

“在梦境中犹如行走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领域,然而只要手中紧握图腾,就不会迷失。”

                                             ——《梦境战斗指南》·第一章第一节

 

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走了一段时间,他对外面的环境一无所知,对自己也一无所知。当他醒来的时候是只身一人在荒野中,对自己本身并无任何记忆,身上除了背后那把坏掉的银色的伞,也没有其他任何特征。

他行经好几个大城镇,一路问来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认识他,或者他背上那柄坏掉的伞。

此刻,他站在这个城市的中心广场,面前是音乐喷泉,两侧是各种风格混搭在一起的屋舍,身边是来来往往的人。热闹非凡,但他却感受到一种巨大的空洞不安。

这种空洞不安让他又产生了强烈的烟瘾。可是几天前当他第一次烟瘾发作时,就发现自己身上的烟盒已经空了,顺手按了一下打火机,他发现打火机也坏了。于是他只好把空烟盒与坏打火机重新塞回裤兜里,在路上都买了新的。

烟瘾并不比空洞不安的情绪易忍。

至于旧烟盒与打火机为什么不扔掉,他说不上来原因,只是下意识觉得不应该扔,或许它们也是识别身份的线索吧。

——我是谁?

“你是谁?”身后有个声音问。

他回过头,看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对他微笑着。

“需要帮忙吗?”年轻人说,“你背上这把坏掉的伞,我想我能修好。”

“你认得这把伞?”他仿佛看到一丝希望,“那你认不认识我?”

年轻人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最后用疑惑而抱歉的目光摇了摇头。

失落感再度涌起,幸好这些天他已经经历了无数次。

平复了一下心情,他把伞解下来递给年轻人。年轻人尝试着张开伞面查看内部,一阵检查捣鼓之后,说:“看来你得跟我回趟家。看你的样子流浪好几天了?顺便就到我家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

他点点头。

年轻人的家在巷尾一个小院落里。

他们进门前,有几个小伙子正在家门口等着,看见年轻人都簇拥过来问:“阿秋,是你说强力蛛丝韧性很强,是打造武器的好材料,可以在邻镇卖出高价?”

“是啊,不过只有到森林深处蜘蛛领主的洞穴里才找到,那边太危险了。”

“那你跟我们一起去看看?”

“改天吧,我今天有客人。”年轻人示意了一下。

小伙子们看着他,只好纷纷说:“那我们回头再来找你?”

“好啊。”年轻人应承下来。

进了门,他问:“你是个猎人?”

“不,我只是对这个世界比较熟悉。”年轻人帮他倒上水,拿了些点心,“你稍微坐一下,我来看看千机伞。”

“千机伞?”

“就是你这把伞的名字,你不知道吗?”

他摇了摇头,“我失去了记忆,大约已经五六天了。你既然知道这把伞的名字,看样子也知道这把伞的来历?能不能告诉我,也许会有关于我的线索。”

“千机伞的记载,我是从以前的笔记上看到的,那上面只写了制作方法。”年轻人说道。

见到他再度失落黯淡的神情,年轻人有点不忍心,又说:“不如我把笔记给你看看,也许你能看出什么线索来?”

“多谢。”

年轻人在书橱里翻找片刻,拿出一本陈旧泛黄的笔记,递给他。

这是一本名为《银武》的笔记,他大致翻了翻,很快就在目录中找到“千机伞”一页。里面的确详细写着组装方式、原材料获取方式、动力来源等等信息,但除此并无其他引申。他失望之下,左右翻了翻,在“千机伞”前一条记录的是一杆名为“却邪”的长矛,他看着笔记中的手绘插图,忽然产生一种熟悉喜爱的感觉。

修长的手指缓缓滑过图片,他忽然抬头问道:“这笔记是谁写的?还有其他的吗?”

“作者是我爷爷。还有几本都在橱子里,你自己找吧。”在一旁忙碌修着千机伞的年轻人回答。

他看见书橱中有一组相同的笔记,有厚有薄,侧脊都标着编号。《银武》这本在是第五号,于是他将编号第一的笔记抽出来,翻开第一页。

“如果不是失手打翻图腾,我想我早就忘记这些事了。未免自己再度忘记,我需要在图腾失效之前,记下一切。

我的名字是苏沐秋。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我来自现实。

我与叶修,是两个来自现实世界的梦境探索者,也是这个世界的制造者。

大约是梦境时间的六十年前——这是以我在梦境衰老的速度作为参照估算得出的,至于现实时间过了多久我并不知道——我和叶修构建了这个世界。为此我们准备了很长时间,也失败过很多次。身为梦境研究者,我们都想知道梦境的极限在何处,人类的极限又在何处。如果将身体的行为称为外在,大脑中的思想意识称为内在,我们想知道能否制造出完全不依靠外在的内在世界,人类意识能在这个世界内共存,互通有无。

如果能够解答这个问题,也许我们能帮助到很多人,至少能为那些躺在医院里的植物人开辟一片乐园。

我们都明白这将是一次艰难的旅程,也绝不可能一次就探索成功。但它困难的程度远超想象。

因为这次探索对我们来说,对我们来说是也是一次巨大的诱惑。事先规划的地图是有疆界的,而梦境是无边的,建筑好我们设计过的区域后,我们继续着尝试向前‘开疆扩土’,越走越深,逐渐忘记许多现实世界的事。

诱惑来源于未知,危险也正来源于未知。在梦境中的旅行如同行走在一间没有门窗、没有光线,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房间中,方向如何判定,墙在哪里,出路又在哪里?我和叶修都不知道答案,也没想过答案。

我们对危险一无所知,且恍然未觉。

直至有一天叶修犯了烟瘾,他点燃自己打火机的一瞬,就像是星星之火照亮房间,记忆回来了……”

他有一双稳定的手。这些天,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他的手都能保持稳定。

可是此刻,他的手无故颤抖起来,开始很轻微,越来越激烈。

他抽出那本标记为《图腾》的笔记,在第二页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打火机形状,和自己裤兜里的几乎一模一样。描述中说:“这是一支交替式打火机,第一次不会点燃,第二次才会点燃,第三次继续不点燃,第四次点燃……以此类推。”

口袋里的旧打火机到他手指间。

第一次,无法点燃。

第二次,点燃了。

这一瞬间,记忆如猛烈的潮水一般席卷而来,他仿佛站在海中一小块礁石上,被冲得东倒西歪,几乎连站都站不住。

——“喂,我们好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为了沐橙,我们也得回去。”

——“还有一个方法也许可以带我们回去。”

——“死。”

记忆中,子弹穿过了他的眉心。

——“至少我们有一个人得回去吧。”

子弹后面是苏沐秋微笑的脸。

于是他想起来了,他是叶修。


 
评论
热度 ( 4 )
TOP